六老顽童 房车出行

老友相聚

老朋友定期聚聚,出去跑跑,一直是我们向往的生活状态,但是随着父母的老去,第三代的到来,相约出行对于我们来说成了一件奢侈的事情。这个秋季,我们下定决心要出去跑跑,计划就排在117日,但是6日晚,老天不作美,风大雨急,幸亏我们中的一人态度坚决,这点雨算什么?去!就这样7日早晨我们踏上了快乐之旅。

初见房车


第一站先到南京,因为我们的女儿给我们准备了房车。自打去年参观过南京德兴房车,就对房车充满了梦想,房车,既能载着我走遍天下,满足我时刻在路上的感觉;又有房的功能,女人家,有了房才有家,在车上煮食,洗洗涮涮,家行驶在路上,那是一种多么美妙的感觉。

 

一路顺利九点钟就到达了位于南京高铁南站附近的清漫房车俱乐部,了解房车之后,我们一行望着自己准备的满满两后背箱的物品哑然失笑,不要说你能想到的房车上都有,就是你想不到的,房车上也配,比如手台,我们没有带,但是人家给你配了,大到被褥电视小到刀叉水壶,应有尽有,房车的内装是大气的米色色调,软包磨毛面料,怎么看,都像家的感觉,还没有上路,在这样的车上坐坐,已是满心欢喜。

 

抵达长兴

中午,我们到达长兴银杏村,这个点是我和先生国庆节时踩好的,所以进村后熟门熟路将车停在溪边,三个大男人架柴生火开始烧烤,好友洗菜淘米,我和另一位好友溜达到村里定了一间房,大约一个小时,牛羊肉的香味飘上银杏树梢,菊花脑汤碧色诱人,铺好野餐垫,摆好杯盘,红酒倒上,白酒满上,天阴风凉,但是六老顽童的心炭火一样火热,老朋友在一起,酒不要让,谁能喝多少是心知肚明,菜不要敬,想吃什么随意!

露营房车

华灯初上,我们将战场搬到了客房内,不是房车坐不下六个人,而是我们三姐妹想清静。打牌三缺一我们隆重地委派一位牌技精湛又温柔善良的上场,倒上茶、摆好水果,我和好友沿着村中小路散步,银杏的叶子在夜色中忽闪着不时落到我们的肩头,虽然路灯昏暗,但是好友在一起,觉得异乡一点儿也不陌生;秋雨迷蒙,但是和着家常的话语都落入了心田。

 

牌局结束我们说说笑笑在两个护花使者护送下去登房车,在仔细扣好门户,确定周围安全后使者回客房,我们三个爬上了大炕一样的铺上,说着半辈子也没有说完的悄悄话,听着夜雨啪嗒啪嗒打在顶棚上,伴着小村零落的狗吠进入了甜蜜的梦乡。

清晨

第二天一早,打算开车窗透透气,一开不得了,原来我们的房车被早起的游客围了一圈,拍照的人发现有人住在上面可是来了劲,我们赶紧拍了几张睡眼迷蒙的美照,打开门欢迎早起的参观者,大清早就在景区,一定也是玩家,玩家见玩家自然是一家,我们热情地邀请,搜肠刮肚地介绍,希望和与我们一样尚存童稚之心的朋友分享我们的心得。年龄偏大的更多的是了解实用性能,算经济账,孩子们欢乐地爬上爬下,体验的是好玩!我们商量着不知道下车好不好,怕一大圈人看到下来三个大妈有点失望,但当我们一露面,人群中的年轻人高声感叹:潮妈!哈哈,好可爱的孩子们呀!

 


长兴

这一天,我们开着房车上山,看到更美的银杏,高高的竹林;去了县城,参观了号称世界上最牛的县衙。

 

最开心的先生的朋友在县城热情地款待我们一行,席间散谈,说到这里的空气好,人都长寿,朋友轻描淡写地说,是啦,长寿老人比较多,我奶奶,每天还要喝一两多白酒,也108岁了,我们一行个个惊得睁大了眼睛,原来108岁在长兴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,我们这样来长兴一趟,是不是也能带上一些仙气回家转?!


此次出行,开心那是不用提了。驾驶房车,让三个大男人过足了瘾;坐着沙发对酒当歌,躺在床上细数雨滴,各自的心里都开出了绚烂的花儿。




返回